第23章 野百合也有春天 - 少年阿宾

第23章 野百合也有春天

阿宾将敏霓介绍给钰慧,敏霓很识相的称呼钰慧作「学嫂妹妹」,钰慧就高兴的像什么似的,那是因为钰慧原本也有一个学妹,可是才刚开学不久就休学了。 淑华则被分配到一个学弟,偏偏这个学弟是个书呆子,一脸蠢样还戴着深度眼镜,淑华嫌他嫌得要死,除了刚开学的时候曾请他吃过一次饭,敷衍了事之外,平时睬都不睬他,任他自生自灭。这学弟并不抱怨,反正有没有学姐对他而言,好像也没什么影响,无所谓啦。 淑华自从和阿辉分手以来,遇过的男孩子也不少,但却每个都不了了之,到目前还是孤单一人,所以在她生日那一天,钰慧就约了几个同学帮她庆生,地点找在一家啤酒屋里,到场的除了阿宾、钰慧,还有文强、小珠、Cindy ,和Cindy那个当连长的新男朋友,他刚好放假,从屏东上来,Cindy 开心极了,像只快乐的小鸟。 几个人占据了一张长桌,点了好多小菜,举杯祝贺淑华福如东海寿比南山。 淑华看见别人家都是双双对对,而自己身旁却缺了位白马王子,觉得有一点点落寞,但是又再看这么多同学朋友都来和她欢度过生日,仍然还是很高兴,就抛下了不愉快,和大伙玩闹成一团。 席间,大家都送给淑华礼物,阿宾还特别宣布,有一项很别致的东西要给淑华,请她闭上眼睛,淑华欣然的合了眼,阿宾口数一二三,淑华睁开眼来,惊呼一声,原来她看见一大把鲜花捧在面前,粉红色的玫瑰散并着两三枝海芋,周围是圆蓬的满天星,她实在惊喜,更没想到的是,持着花的竟是她那呆学弟。 「生日快乐!学姐。」 淑华接过来,笑颜逐开,脸蛋儿就像手上盛开的玫瑰:「谢谢你,学弟。」 原来这学弟和阿宾租同栋公寓,就是莲莲以前住的那间,阿宾因此和他认识,知道他是淑华的学弟,所以安排了今天的Surprise. 「各位学长学姐,我是李明健,淑华学姐的学弟,请多多指教。」 阿宾让明健坐到淑华旁边,要服务生多加一副餐具,自然晚到的要先罚三杯,明健大口大口的栽着啤酒。淑华现在算有了伴,虽然勉强,也还将就啦,和大伙儿闹得更开怀了。啤酒屋里正播送着「Because I Love You」,连长和Cindy 忍不住就在小小的空间中拥舞起来,大家鼓噪叫好,连邻桌的客人都帮忙拍手着。 终于酒足饭饱,阿宾提议去看电影,可是连长和Cindy 想去逛街,文强他们也另有节目,淑华有一些失望,便说:「那我想先回宿舍。」 既然各人都有自己的安排,阿宾去付过帐,他要明健送淑华回去,一群人在啤酒屋门口道过晚安就散了。 明健骑着一部小机车来的,他请淑华坐上后座。淑华已经醉得走路颠簸,扶着明健的肩,也不管正穿着的连身单排扣洋装裙摆又小又窄,大剌剌的跨脚一坐,一手捧着鲜花,一手抱住明健,明健问她坐好了,才起动驾走。 回家的路上,明健载着淑华,她已经有点惺忪,因此一直贴着他的背,明健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背上被学姐丰满的胸部所压迫,还随着机车的跳动而磨擦着。 而且明健只要一低下眼睛,就可以看见淑华雪白的大腿,他关心的问:「学姐,冷不冷?」 淑华「嗯」了一下,也不晓得到底是冷还是不冷。 明健骑了一段路,大概是啤酒在作用,忽然觉得尿急。他起先是憋着,又过了一会儿,却越来越难过,膀胱发出了严重的抗议,他只好跟淑华商量:「学姐,我……我想找个地方小便……」 淑华醉着眼,抬起头问:「很急吗?」 明健说:「嗯!有点急。」 结果淑华故意在他耳边「嘘」起口哨来,明健差一点就尿在裤子上,他寻到一处没有人的阴暗围墙边,停下来撑好侧脚,跟淑华说:「学姐等我一下……」 话还没说完人已经跑到墙根,掏出小鸟尿起来了。 他刚开始尿着,却发现淑华走到旁边来,一声不响地撩起裙角,露出白色蕾丝边三角裤,那裤子紧贴在她结实的小屁股上,绷出美妙的线条。然后淑华将三角裤褪到膝盖弯,白嫩高翘的臀肉更是一览无遗,她蹲下身来,淅沥淅沥的也尿起来了。 明健睁大眼睛看着这难以置信的一幕,鸡巴因为美丽学姐的撩人动作所刺激,突然在瞬间充血挺硬,才撒了一半的尿活生生被阻断,真的酸死他了。 他连忙专心再尿,好不容易,他又将小便挤出来,淑华却转过头看着他笑。 明健几时遇过一个手抱鲜花,面带微笑的漂亮女孩,蹲在身边尿尿的事,当下鸡巴又跳了两跳,尿又停了,这一次差点连牙都酸断了。 淑华眯着眼看那鸡巴,说:「学弟,了不起哦……」 原来明健的阴茎虽然不长,硬起来却很粗,淑华仗着酒胆伸手去拿,可真要害死明健,那尿马上又再一次断掉了,淑华还有一下没一下的套动起来,让明健觉得全身酸软,只单单剩下鸡巴是硬的。 淑华尿完了,她找出卫生纸,厥起屁股擦着,明健真是看痴了,呆呆的愣在那里。淑华穿好内裤拉好裙子站起来,发现明健只是挺着鸡巴瞧她,于是又伸手去玩他的老二,笑着说:「你在看什么?」 淑华才套不到二下,鸡巴一阵猛跳,没再尿尿,却喷出精液来了。 明健虽然平时也会自慰,却哪里有淑华弄出来的这么舒服,受不了从淑华手上传来的美感,周身连起了几轮冷颤,淑华更笑得迷人,继续将他的余精都捋完了才说:「傻孩子,这么不济事。」 说完她就转身回到机车旁,背对着不再看他,明健才有时间将尿撒完。他拉回拉炼,走到淑华后面,呐呐地报告说:「学姐……我尿好了。」 淑华回头睨了他一眼,笑说:「那走吧!」 明健骑上车,淑华这次像个淑女般乖乖的侧坐,她抱着明健的腰说:「学弟,我还不想回宿舍。」 「那,去哪里呢?」 「到你那里去坐一坐,」淑华说:「欢不欢迎?」 明健没口的连说欢迎,往公寓骑去。 快到巷口的时候,有人在烤小卷卖,淑华嘴馋,要明健停下来,跑去买了两只。 他们来到明健的房间外,明健说:「对不起,请学姐脱鞋。」 淑华将鞋脱在门口,进去一看,哇,整理得比女生的房间都要干净,所有东西摆置整整齐齐,还加上一些细心的小装饰,淑华不由得对这个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品味的学弟另眼相看了。 明健搬出一张锯短了脚的小桌子,架放到床上,淑华将烤小卷放上去,把花摆在床头,俩人一人坐在小桌的一边,淑华说:「真舒适。」 明健客气的说:「欢迎学姐常来。」 淑华这就有些惭愧了,她还是今晚才知道明健住这里,明健冲了两杯即溶咖啡,淑华将包着小卷的纸袋撕开,拔了一条脚塞进嘴里,说:「好吃。」 明健也喜欢吃脚,马上拔起另一只,淑华却阻止他说:「不行,不行,脚要留给我!」 明健只好放下来,无辜的看着淑华,她笑嘻嘻的一根根吃下去。 淑华说:「你别那种表情,孔融让梨你们老师没教吗?」 大概是有教吧!明健取了一大块肚肉用力的啃着。淑华吃到剩最后一条长须,看见明健悲伤的眼神,不禁笑出来,说:「好啦,一半分你。」 明健听了很高兴,淑华将那长须的一头用牙齿咬住,端起另一头说:「哪! 你吃这边。「 明健怀疑的将这头咬住,淑华说:「我喊一二三才能开始……一二三!」 她已经狠狠地咬进一大口,明健见到落后,赶忙也唇齿并用,一截截的吃进来。 这到底是聪明或愚蠢的建议?不用多久,俩人就在所剩不多的小卷脚上拔河,明健眼看学姐迷人的香唇越来越靠近,不敢再动,淑华却贪心的继续吃着,直到俩人四唇相印。 如果不去管那条该死的小卷,那么她们就是在Kiss了。 明健心头万马奔腾,淑华却还在吮着那只须,明健本来已经吃进嘴里的部分,都慢慢被她吸回去,淑华终于还是将一整条都吃掉了。 淑华牙齿嚼着,嘴唇还和明健相黏在一起,明健一动不动,听任淑华亲他。 淑华放开嘴,生气的说:「喂!你真是呆子吗?」 明健才恍然惊醒,原来是美丽的学姐在索吻,连忙伸出双手托起她的下颚,用力的吻上去。 「啊呀!」淑华痛呼一生,原来是中间的小桌子作怪,明健连忙将它放到床下,淑华直着腰屈起腿,盘坐在床上斜头看着他,明健跪在她面前,缓缓的将嘴巴印上她的唇。 淑华将口中的小卷吞咽下去,主动伸出舌头到明健的嘴里,让他吸着,明健第一次和女孩子接吻,吃到黏黏腻腻软软滑滑的舌头,心中强烈的悸动,不久前才射过精的鸡巴又猛然竖直起来。 淑华攀住明健的脖子,往后仰倒躺到床上,明健随着她的动作压在她左侧身上,淑华马上就感觉到大腿上被他的硬鸡巴贴着。 明健不停的和淑华舌战,淑华觉得动情起来,拉着明健的右手,放到自己胸前,说:「摸我!」 明健的手掌有生以来,第一次接触到女性温柔的乳房,一直发颤,五指不自主的将那团软肉握紧,然后就僵在那里,不过他还记得说:「学姐,好大啊!」 淑华自己将胸部往他手上挺,娇声说:「帮人家揉一揉嘛!」 他笨手笨脚的去揉她,学姐的奶子好像充饱气的皮球,又圆又有弹性,明健作梦也想不到居然可以亲手握住。他虽然摸得自己很兴奋,却把握不到重点,无头苍蝇横冲直撞,搞得淑华更加的骚浪,直是心慌难忍,郁燥不堪。 淑华没有耐心再等,她动手解开洋装上身的三颗钮扣,并松掉胸罩前扣,让雪白坚挺的双峰完全呈现,她举手将左乳捧起,指点着明健说:「摸这里……」 明健虔诚的将右手手掌贴放在那只乳房上面,感觉到乳尖突突地顶在掌心,有无限的搔痒,他像撮面粉团一样的揉来揉去,那乳房就一下子扁一下子圆,果然比刚才摸的好过多了,可是淑华还是不能满意,她又提出要求说:「吃我的奶奶……」 明健求之不得,只是他不愿移走手掌,便将手指张开,学姐的小乳头便颤巍巍的从中指和无名指间突然出现,他慢慢的让乳头磨过中指、食指,最后停在虎口当中,以令人敬畏的姿态站立着,明健低下头,张嘴轻轻含住,说也奇怪,这时毋须教导,他就懂得吸吮起来。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淑华终于略为觉得有搔到痒处,呻吟着表达出快乐:「嗯……好……好……」 明健小力的啮硬那乳头,用舌端逗个不停,手掌还不忘有节奏的按摩整颗肉球,淑华抱住他的头,合上双眼,笑得妩媚动人。 「学弟真乖……姐姐疼你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很好……哦……学弟……换这边……换这边……「 明健的嘴依她的指示吃到她的另一边,那粒还半软半挺的乳尖在他的唇间逐渐硬化结实,他的手则留在原位不动,食指指尖替代了舌头,不住的绕着乳头划圆圈。 「啊……学弟……明健……很舒服……姐姐很舒服……哦……」 淑华觉得越来越好,也越来越需要,左手捞到明健的胯间,找着了坚硬的鸡巴,轻轻的撩上撩下,那鸡巴在裤子里面可能被束缚得难受,跳动抗议着。淑华拉下明健的拉炼,伸进内裤,找到膨涨的龟头,用指尖挑逗马眼,并将那上面流出来的腺液抹散在周围。 明健下腹不自主的收缩不停,忘了嘴上手上的动作,淑华就抽出手来,张开双臂,说:「喂……,帮我把衣服脱掉。」 明健听话的将她外衣扣子全解开,胸罩脱下,于是淑华美丽的身躯呈现在眼前,只剩下三角裤还穿着。那一小块白色的箭头,早就因为潮湿而透明,所以底下是挡不住黑色的阴影,明健激动极了,忽然凶狠的将它用力拉下,淑华曲起左腿,将臀部和大腿的曲线呈现的更完美。 明健痴痴的打量淑华全身,她现在除了脚上一双蓝白相间的短绵袜之外,已经一丝不挂,她还尽量摆出最诱人的姿态,让明健看个够。 明健抱上去吻她,她将他推开,指了指他的衣服。明健连忙脱去自己的衣裤,一会儿,两人都变成赤条条的,相拥吻在一起。 淑华的手掌在明健的胸膛上游移着,玩他的小乳头,明健按奈不住,翻身压在她身上,淑华配合的张开双腿,明健的鸡巴到处乱闯乱撞,找不到到出入口,淑华猜他没有经验,就挪动屁股帮忙他,让龟头触在屄儿口上,那里早就浪水氾滥,淑华用脚跟将明的屁股一勾,鸡巴免不了全根皆没。 「噢……」淑华满足的叫起来。 真粗,真舒服,多日以来的寂寞,终于获得排除。 明健更爽得糟糕,他第一次插进女人的身体,淑华偏偏又骚又紧,他被夹在屄儿里面实在过瘾,淑华还摇着屁股催他动,他就学A 片上男女作爱的样子扭动起来,刚开始还有点生疏,没多久就找到窍门了,和淑华一插一挺,搭配的完美无缺。 「哦……学弟……哦……明健……你作得真好……我很舒服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对啊……好深……好粗……涨得我……好充实……啊……「 明健被学姐称赞,干得更卖力。 「好弟弟……好哥哥……啊……妹妹好好啊……哥哥……唉呦……明健……我漂不漂亮……?「 「漂亮……好漂亮……嗯……」明健捧着她的脸,和她亲嘴起来。 「嗯……」淑华和他吻着,屁股忘情的迎凑。 明健的鸡巴实在是粗,淑华的阴道被撑得满满的,屄儿口翻出红红的嫩肉,但是她一点儿也没觉得难过,宁愿他再粗一些也没关系。 明健趴在充满青春弹性的胴体上,这还是自己心中仰慕的美貌学姐,一心只盼望能作得让她高兴,博取她的欢心,真是任劳任怨埋头苦干。他的鸡巴插在肥腴的阴户里,有力的抽动,当他尽底时还会受到淑华大腿肉的反弹,真是奇妙的经验,没想到作爱居然是着么快乐的事。 淑华一直给他鼓励,告诉他她有多舒服。 「亲学弟……亲哥……你插得……真好……姐姐应该……啊……早一点跟你……哦……要好……你……好粗啊……磨得好爽啊……哦……再快一点……啊……姐姐会被你……嗯……插上天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「 明健没听过女人浪叫,淑华的声音直催得他头皮发麻,他用力抱紧淑华,狂风暴雨似的摧残她起来,没想倒这更投了淑华所好,叫的愈发肉紧。 「健……好老公……弄死老婆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肏死我没关系……我要……噢……对……像这样……还要……不能停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别停……嗯……再快……再快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「 她快要高潮了,双手紧锁着明健的颈子,浑身乱颤,屁股挺到老高,让鸡巴可以插得更深入点。 「哥……快插……啊……快插……我快要来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天啊……要命……哦……完了完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「 她下身一阵狂喷,把明健的床都弄湿了,明健并不知道这代表什么意义,仍旧拼命的抽插不停。 「哦……哦……健……你真的是……我的……啊……好哥哥……嗯……哎呀……这么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又一次……哦……又……啊……来了……呃……「 她又一次高潮,阴道膣肉压得更紧,所以同时也将快乐感染给明健,他被不停收缩的子宫吮得难以忍受,终于鸡巴急速膨胀,噗吱射出阳精。 「啊……学姐……学姐……」 他们软弱无力抱在一起,满身大汗。淑华满意的亲他的颊,明健抬起头来,细细的看着淑华的脸。从她的额,她的眉,她的眼,她的鼻,到她的唇,淑华的一切一切,都美丽极了。 「学姐!」他唤她。 「什么学姐,」淑华抚着他的头发:「我没有名字的吗?」 「淑……淑华……」 「嗯。」 「淑华……」明健问:「我……是不是要娶你?」 淑华看着愣头愣脑的明健,笑说:「你想娶吗?」 「想!想!可是……,」明健说:「一定还有很多人追你。」 「所以你害怕吗?」淑华问。 「不怕,」明健推一推眼镜,勇气十足的说:「我也要追,我会打败他们的。」 淑华张臂将他抱住:「好,那要努力哦。」 明健低头去吻她,淑华抬起下颚,张开樱唇,迎接他的吻。 这时在房间外,阿宾和钰慧刚回来,他门上到楼梯口,看见明健门口有淑华小巧可爱的鞋,两人对望了一眼,发出会心的微笑。

上一篇   第22章 同学会

下一篇   第24章 吾爱吾师